AKAS

潦草一生

我的妈妈为什么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 2

   其实我明白的 我知道我妈妈很多时候也很难过也很无奈 她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因为爱我 而我也一样爱她 但她做事情的方式 总是让我在爱她的同时又恨她

   她的一生也是过得很惨 上完高中出来开始打工赚钱 去过不少地方 也有过长久交往的对象 却因为自己年少贪玩而拒绝了对方的求婚 到这里听起来她的人生还不错  直到她嫁给了我爸
 
   婆婆的刁钻和来自亲戚们的压力以及自身的条件 导致她在我们家的地位很低 我小时候总是很喜欢她 她一下班了就粘着她跟她聊天陪她做事还很喜欢亲亲她 到后来 因为常年工作上的不注意 她的视力开始退化 她辞掉工作开始当起了家庭主妇 那时候我奶奶身体也开始不好 没几年就去世了 我觉得奶奶的去世也许能使她松一口气 之后她便开始全心全意照顾我们家 我爸和她常年吵架 夫妻感情如履薄冰 每天都针锋相对 我问过她为什么不离婚 她说因为我 其实我觉得 更多是因为她要离了婚以后就没人给她收尸了 常年在家 身体又不好 也不爱出门 爷爷去世后我和我爸就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每天吵架也好打闹也罢 都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我爸恨不得她早点死 我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所以她希望我能照顾好自己 东西乱了要摆好 每个星期都要打扫房间 陈旧了的东西该扔就扔 好好学习 考个好大学 家里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以后我都得靠自己

   她的希望是我 而我的希望只有我自己

   很多时候我知道她的意思 我知道她其实是关心我为我好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再加上她做事情的方式 我实在对她喜欢不起来 我拥有过最恶毒的想法 就是一把火把我们家全烧了 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大家一起了结吧

   那一刻我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可怕 我看到了自己心中魔鬼的样子 它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后来我释怀了 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不管再怎么糟糕 那也是我爸妈 得等他们时候到了 给二老体体面面地送个终 前半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至少让后半段日子舒服点 等给他们好好的下了葬 我就在我们家附近那块经常出事的海滩往里一蹦 这样也不会有人说我污染了水源

   我妈经常会问我 明明我小时候那么乖巧 为什么长大了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答 你教出来的女儿你不知道吗

  最近几年她更憔悴了 一身的病痛加一双瞎了的眼 我们家的房子像是把她困住了 她想出去 却又不敢出来 看着她越老越可怜 我也不想跟她再吵下去了 更多的时候 我选择叹口气然后出门溜达溜达

   我们家给她的痛苦 我一辈子也体会不到 就像她给我的魔障 我可能一辈子都解除不了

   好不容易活到了大学 到了全新的地方 这里没有了解我的人 没有能扶我一把的朋友 真正开始全都靠自己的时候 藏在内心深处不见天日的恶魔才开始完全觉醒

   无论是想尝试新的东西还是交往新的人 我的脑子里都在盘旋着她的话 你不行的 没有用的 别浪费时间了 你改变不了的
   我承认除了她以外造成我自我否定的原因还有很多 不会只是因为她 但是 这种相隔万里还能听到的脑电波真的使我崩溃 这一年里 我不断地从 自我否定→决心做出改变→重新陷入自我否定 里无限循环 我没有办法消化这样的情绪 没有办法解除自卑 懦弱 社交恐惧 焦虑等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

   但是我得改 我真的得改 我还是得学习 还是得努力赚钱 我得给她和我爸买好吃的零食 漂亮的衣服 质量好的骨灰盒和风水好的墓地 听说现在墓地的价格堪比房价 啧 还是我省事 遗书留好一蹦下水就完了

   我开始认真地审视我自己 做事情认认真真地来 没事别出岔子 别接大活 别妄想自己有大的改变 从小事情做起 每天五分钟记单词 两组15回合的拉伸 我们不做太多 就一点点 等养成了习惯 再慢慢增加 15个单词变成25个 每天再记一个小学问 下个月开始应该能再加一组仰卧起坐  每天留一定的时间和自己独处 不能太久 也不能没有 养成了日记打卡的习惯 找到适合难过的时候听的歌 允许自己丧 但一定不能太久

   纵使家庭教育根深蒂固 但是一点一点来 总会好的吧 还得活好几十年 总得有点盼头 还有很多自身的问题需要我去解决 一步一步来 反正又不赶时间

   现在是新的一年了 我不要求能有一个新的自己 比原来好那么一点点就足够了

   过年回家的时候 希望她能穿我给她买的衣服 话不要说得太难听 让我没那么吵地度过寒假的46天

  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大的追求 只想让我们家二老好好地享受晚年 自己攒点钱 最好留点给我死前的对象 没对象也行 让他好好捯饬捯饬自己 去找一个好姑娘 安稳幸福地过完他的一生 自己填好器官捐献表 有啥别人能用的就用吧 我也不一定非得淹死 说不定能帮到人呢

评论

© AKAS | Powered by LOFTER